漫联教育
漫联教育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158人阅读 2020-03-20
  漫画与品牌,这种条漫与广告商品牌的结合,比较好的将生硬的广告形象化,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用户对广告的反感。在这样的一个行业瓶颈下,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1、漫画家与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上,诸如伟大的安妮等一群微博人气超高的漫画家,通过抱团组成【大不颠颠王国】,除了周边产品的捆绑销售,作品的捆绑宣传,也在一定程度将各自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结合新浪微博的爆发性与传播性。他们的作品能够短时间曝光率大增。
  
  而他们跟段子手的合作,更让这个团队有了更优质的后援。创作者负责生产内容,段子手负责将内容进行病毒式传播。这样的一个合作模式,也俨然成了时下漫画创作者最喜欢的一种模式。但是由于微博段子手资源已经被在微博上混迹已久的部分漫画家进行垄断,现在对于新生漫画创作者这来说,微博这块蛋糕已经没办法分到多少。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2、漫画家与漫画网站
  
  如【有妖气】等漫画网站,通过其成熟的内容编辑团队(整间公司80多个员工有30个内容编辑),将漫画家的作品进行分类,甚至有时候是5个编辑跟着一个创作者。他们将原创漫画互联网化、营销化,将其进行推广及商业化,整合作品资源,帮助漫画作品向出版、无线、改编等领域谋取商业发展。为众人所熟悉的《十万个冷笑话》就是从漫画改编而来。而迄今为止,有妖气的动漫短片播放量也已经超过1亿。
  
  3、漫画家与移动互联网
  
  随着电子阅读趋势越来越显著,更轻薄的设备、更加炫丽的屏幕和更快的上网速度将会带来更好的漫画体验。诸如【布卡漫画】【多看阅读】等移动端阅读工具,无论在体验上还是功能上,都能够让我们更加方便的阅读漫画。
  
  在移动端上,漫画创作者凭借内容的优势,可以填充用户的碎片化时间。
  
  所以漫画家也应该及时抓住移动互联网这块还没被完全开发的桃林。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4、漫画家与服务类平台
  
  漫画家除了在以上的平台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在服务类平台上也可以大展功夫。漫画不止是内容,它同样可以被定位是一种商品。由于它的表现能力多种多样,也就能够创造出各种不一样的优质内容。比如与广告结合,比如与周边商品结合。如淘宝,如网易的漫画频道,服务类的平台能够为漫画家们提高渠道曝光率。说到条漫,我们不得不来说一下漫画的形式。
  
  漫画按照篇幅,以表现形式分类有单幅漫画,四格漫画,剧情漫画(连环漫画)等不同的形式:
  
  单幅漫画——只由一幅绘画作品组成。
  
  四格漫画——只由四格绘画作品组成。
  
  短篇漫画——篇幅较短的漫画作品。在杂志上登载的话,一般当期就会结束。
  
  短期集中连载——篇幅较长的漫画作品,无法一次刊行完毕,需要连载几期,但一般没办法到达能出单行本的页数。
  
  长篇连载——篇幅更长的漫画作品,无法一次刊行完毕,需要连载数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2020年漫画家与漫画行业该何去何从?
 
  而条漫脱胎于以上的形式,是一种漫画的新形态。它没有条限制格子数,通常以8-15左右称之为条漫。当然,也有格子数更多的。
  
  而条漫也是近几年在微博上兴起的一种漫画表现方式。除了方便国人的阅读习惯(我至今对一些日本,欧美的漫画阅读顺序都有点乱,长条漫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而因为格数较多,可以表达的内容更加丰富,也提高了创作者的发挥空间。
  
  但是长条漫有一个弊端就是,因为是长条漫,所以图片就会很长。因为这个原因,将长条漫移植到其他平台,包括移动端,web,都需要将其进行二次编辑(即切片,排版)而内容编辑在这里会遇到一个问题,如果将其切片形成每一个小篇幅,那么每一个小格子的尺寸又不一定。这就增加漫画内容编辑在对漫画的排版上的难度。如果能够将条漫规范化,严格规定每一个小个子的长宽,那么它将更加适合在其他平台上阅读。
职业漫画造型班
职业漫画造型班
职业漫画分镜班
职业漫画分镜班
职业漫画后期班
职业漫画后期班
职业漫画三维背景班
职业漫画三维背景班
菜鸟训练营(网络班)
菜鸟训练营(网络班)

相关文章推荐

热门作业标签

上一篇:漫画行业对创作者及作品有哪些要求?

下一篇:国内付费漫画市场2018年规模至10亿元,单部漫画作品年流水千万